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春日雜感

蝸居在城市太久,浮躁而忙碌的生活,讓心少有敏感,似乎已忘記了季節的輪回。每日的天空,林立的大廈,閃爍的霓虹,驚人的相似。匆匆而過的人流,也難判斷;五花八門的著裝,進入視野的不單是一個季節的物語。
  市場裏,各色的時令蔬菜琳琅滿目,四季在這裏聚會。人們所言的“大棚蔬菜亂了季節”,此話真是一點不假。看著這些,讓我想起了兒時的餐桌,因季節的限制,菜色永遠是那麼單一,斷不會有今日的豐盛。春吃夏瓜、秋品冬糧,在那個年代無疑是一種無法企及的奢望。
  日子在撕去的日曆裏悠然流走。隨手撕去日曆的一頁,鮮紅的數字提醒我,清明將至,我該回老家去給父母掃墓了。我知道精明的鄉人早已把這個節日弄得風生水起,我無需打點什麼。簡單收拾後,一路顛簸去了老家。街道上,祭祀的物品應有盡有,我精心挑選了幾樣,雖然我知道沒有所謂的另一個世界,父母也沒法享用我挑選的物件,可入鄉隨俗,這樣做也算是另一種盡孝吧。人、車擋道,看不見街道的盡頭,我使勁朝前走,身上已有了汗漬,依舊無法快速前行。此時的街道,水泄不通,喧鬧無比,頗有幾分城市的繁華。
  好不容易走出了擁擠的街道,街道的盡頭是一大片桃林。此時,桃花的燦爛已有凋零之意,望望原野,蔓延無邊的春,早已不再是清新的新綠。人道是“人間四月芳菲盡”,我忽然想,過不了多久,春,就該離去了。雖然我知道季節的輪回是自然的規律,作為自然的人,我們誰也無法抗拒,可春紅散盡的悲哀,仍然鬱結於心。春歸何處?!
  通往父母的墓地要經過一座大型的水庫。水庫邊有幾個孩子,支起畫架正在寫生,神情專注,揮毫丹青。我輕輕走過去,青山的蒼翠,山邊小屋的炊煙,蛛網似的電線,呢喃的燕子……全都落在了他們的畫板上。很顯然,無論是在實物的臨摹上,還是在色彩的運用上,他們的畫都顯稚嫩,這些孩子也不是什麼丹青高手,可他們的執著,同樣讓我心生敬意。那是緣於對生命的禮贊,對生活的熱愛。
  水庫下是一片稻田,田裏有忙於耕作、播種的農民。其方式依舊原始,人、牛合力。新翻的泥土,透著一絲誘人的芳香。只因這裏的田地不夠開闊,沒法使用機械耕作。
  踏著鬆軟的青草,穿過一片松樹林,終於來到了父母的墓前。清理墓邊的雜草,我虔誠地跪在父母墓前,把祭祀的物品一張張燒掉,將心底的思念化為灰燼。劈裏啪啦的鞭炮告知父母,女兒來了,你們知道嗎?女兒來看你們了。在每一個節日裏,我無數次在心底默默地呼喊你們,你們能知曉嗎?你們可知道女兒的思念?彌漫的硝煙,讓我的淚水肆無忌憚地洶湧。
  回望父母的墓地,那種離別的悲傷再次襲上心頭。兒時溫馨的畫面,如蒙太奇一般一一在心底流淌。山澗的小溪叮咚、清脆,還伴著悅耳爽朗的笑聲,異常清晰地傳入我的耳鼓。循聲望去,原來是一群孩子在山腳拍照,許是為了留下今年的春光吧。
  望著那些可愛的孩子,望著廣袤的大地。我明白了,春,從來就沒有離去,她一直都在我們心上。她,落在了孩子的畫板上;她,融進了農民耕耘的泥土裏;她,就在山澗潺潺流動的溪水裏;她,就在夏日飄香的稻麥裏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