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第六晚心情

因為時差關係導致的工作需要,我一周工作五天半,於是只有第六晚才算真正意義上的週末。
  平時的夜晚都顯得那麼忙碌,即使無所事事,也忙著整理和沉澱一天的心情,為第二天良好的工作狀態作準備。唯有第六晚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,可以如此隨性,可以如此隨心所欲。
  所以總感覺第六晚是如此不同,即使在第六晚做著和平時相同的事情,也許這是因為心情是這般不受限制,可以自由自在地飛,也可以停泊在淡淡的夜裏。
  第六晚,沒有壓力,所以無所顧忌。
  第六晚,可以靜靜享受自己想要的,無論快樂還是孤寂。
  第六晚,沒有發條,沒有時鐘,一切約束都不存在,只要願意。
  第六晚,可以停下忙碌的腳步稍作憩息。
  可是,也許因為鬆弛和懈怠,在第六晚,有些感覺常常來得有些莫名其妙,措手不及而又不可抗拒,想一個人的感覺,惶惶不安的感覺,想要逃離的感覺,無所適從的感覺,讓人有些迷惑,讓人在莫名的心情中沉溺。
  第六晚,我愛上了泡咖啡,也只有第六晚才能支付失眠的代價,這樣的夜我喜歡讓自己更清醒,喜歡去感受原本以為已經遺忘的心情。當杯中的咖啡被攪得漸漸模糊成往日的畫面時,我忍不住端起杯細細品味,這是咖啡嗎?淡淡的滋味,在心底留不下任何痕跡,記憶中的咖啡是那般香濃的。隨手拾起了丟棄的咖啡袋,也許這就是速溶的味道吧,世界太忙碌了,生活太匆忙了,於是漸漸地,一切都成了速食的,速食的味道,速食的感覺,速食的心情,經歷過,卻容易遺忘。
  世界仿佛還是那個世界,心情卻不再一樣。
  曾經我和一位朋友有如此匆匆的相遇,淡淡的相交。我們在偶爾相遇時聊著,卻在忙碌的生活中很少刻意聯繫。他曾告訴我他想開一家咖啡店,可以煮濃濃咖啡的那種,名字就叫第六晚。我便期待著有一天能在第六晚喝著那種濃濃的咖啡。
  久未聯絡的日子將那種期待越沖越淡,我也慢慢忘卻了曾經的傷逝,不再在第六晚泡咖啡。漸漸增多的朋友讓我出入咖啡坊間的次數越來越頻繁,現磨咖啡的香濃淹沒了記憶裏速溶咖啡淡淡的味道,我沉醉於咖啡坊低調的溫馨和優雅的鋼琴曲中。
  直到一位新近認識的朋友對我說,她的朋友開了一家咖啡店,叫第六晚,有空去坐坐。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朋友,如果這個城市真的有第六晚咖啡,我相信那一定是他開的。
  相約第六晚,當我們走進咖啡店時我一眼認出了吧臺前的朋友,便徑直走過去和他打招呼,他顯得有些驚訝,世界不是如此匆忙嗎?相遇不是如此匆匆嗎?我怎會因認識了他的朋友而偶然走進了第六晚?我笑了,我想說這是因為第六晚,沒有限制沒有約束,所有的感覺都是這樣不期而至,連同驚喜連同快樂。
  於是大家坐在一起品著濃濃的咖啡,聊著近況。咖啡是低調的,而第六晚卻是溫馨的。第六晚有著和其他咖啡店不同的氛圍,確切地說是一種溫暖的感覺,或許這也因為我在這裏和朋友的重逢。
  談話的背景是一些JAZZ,我問朋友怎麼想到把咖啡店設計成這樣,他告訴我他只想把咖啡店設計成夢中的樣子,他夢中的咖啡店沒有具體樣式,只有一種感覺,只是一種力量。我品著這一種真正屬於咖啡的味道,感受著這種不經意的心情,這種不經意就接近了夢想的心情。
  離開時我頗有感觸地在咖啡店的留言版上為朋友們留了言:“溫暖的氣息久久彌漫在冬日的夜空,香濃的滋味不斷流向心底。第六晚心情,希望與你分享。”
  是的,第六晚心情,需要有朋友分享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