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你是我寂寞的相思

那日,秋高氣爽,早晨,陽光散滿一地,略有微涼。手機響起,接聽,傳來你那繞梁三日的燕語鶯聲。你說:“哥哥,告訴你個好消息,又要文友聚會了,我推薦了你,你別用忙的理由搪塞我,好幾月不見你了,真有點怪想你的,幾個月前在你們縣的車站上,你吝嗇的連個擁抱也不給我,這次我要你好好抱抱我,不許不答應呀,給你打電話,不是徵求你的意見,是通知你一定要來。記清楚了日子,把活往後安排一下……”

不容我反駁,你便掛斷了電話。連日裏的忙碌讓我身心疲憊,也想放鬆放鬆,但沒有一個理由。

聚會的出資者是圈裏公認的大姐,大姐有一種威儀,更多的是親切感。因為只有十幾個人,都是相交多年的筆友,大家只是為了聚聚而聚聚的,不在乎住的吃的條件好賴。

晚上和朋友們開懷暢飲,手機的資訊聲響起,打開,是你資訊:“陪我出去走走”。眼光晃過去,看見你在門口,我站起身來,你朝前走去。

出了院門,你大膽的伸出小手捉到我的手,一股久違的熱流在從手上蔓延開來,渾身彌漫了說不去來的舒服。

水鄉的夜,沒有了白天的喧囂,水邊,陣陣的蛙鳴,岸上蟋蟀不知疲倦的叫著。你偎依在我懷裏,聞著你幽蘭的體香,一股原始的衝動讓我緊緊的摟住你。低下頭去,吻你的朱唇。

那一刻,仿佛天地都溶在了一起。我的手不安分的在你身上遊走,你掙脫開來,語氣很急促的說:“哥,到底線了。我們可以擁抱,但不可以做那事”。

牽你手坐下,讓思緒平靜。你問我,知道我為什麼穿一身白色的衣服嗎?我說,你喜歡唄。你說,切,才不呢,我穿白色的衣服,就是想讓他們知道,我就是你文字裏的一襲白衣,我就是你的朝思暮想……

時間悄然的劃過,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時間過的飛快,回轉身,和你慢慢地往回走。大姐在門口徘徊呢,看到我們說,還以為你們迷路了呢。你支吾了一聲搶進門去,大姐在我身後小聲說,跑哪去了,我們這裏夜裏的蚊蟲特別多。我說,是啊,沒感覺到呀。

大姐小聲的調侃我說,要不給你倆安排在一個房間?

我裝做沒有聽清楚轉身跑開。

碧波蕩漾的湖面,有些殘葉的荷花,景色秀美。你坐在船頭,手拿著照相機一個勁的對著我拍照。你悄悄地告訴我要把我的身影一直留在你的記憶裏。

三天的聚首,感歎時光匆匆而過。有到了分手的時候。大姐說,分別是為了下次的相聚,所以我們不要難過。

嘴上說不難過,心頭卻還是掠過一絲輕愁。不知道這一別是否還會相見,相見之後是否還會坦然面對?

好妹妹,人到中年的我原以為有了一份堅強的定力,可面對你的柔情萬縷,我冰凍的心漸漸地融化。

一襲白衣,你再也走不出我的夢境,我卻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你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