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不只是懷念

2010年12月14日上午

  十點五十二分,剛從外面洗完澡回到宿舍,這幾天天很冷,一直都是零下的樣子,儘管今天陽光不錯,可濕的頭髮還是很快被結上了冰,雖然我走的很快,還是快不過沒有溫度的寒風。

  回宿舍的路走了三年,或許永遠都不會忘記,我想是永遠都不會迷路的。

  敲門。沒有聲音。沒有人開門。

  我站在門口發呆,我差點都忘記我是帶了鑰匙的,我這次是真的帶了鑰匙的。在以前這真的是一件挺不可思議的事情,因為三年來,我都沒有養成帶鑰匙的習慣,因為我知道宿舍是會有人的,就算沒有,我還帶著我的手機,上面有他們的號碼,而且我確信他們走得不會太遠,甚至就在隔壁宿舍。

  可這幾天我習慣了帶鑰匙,偶爾敲門是在幻想,幻想他們都還在,還在睡覺,儘管已經差不多十點;還在胡扯,哪怕離上課還有五分鐘;還在dota,還在CS,或許還在極品飛車,因為老大大部分時間都這樣。

  打開宿舍門,宿舍很乾淨,這是新來的大陽打掃的,好久都沒有這麼乾淨過了,可能除了當年我們剛來的時候吧。我總是害怕會走錯了門,下意識地抬頭看看——440。這是不會錯的,440——原本與我無關,但現在可能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三個數字。我一直都想把它設做密碼,可我想他們肯定會輕而易舉地猜到,因為不只是我印象深刻,這也算是違背密碼的內涵了吧。

  宿舍真的很暖和,甚至有一點熱,熱得讓我莫名的浮躁,靜悄悄的浮躁。

  打開電腦,沒有聯網,看著當初經過激烈討論決定,卻仍然有小小爭議的時代少女組合的圖片的桌面,默默發呆。老大堅持要弄張自己的照片做桌面,顯然我是不會同意的,因為我一直都認為自己的審美水準雖然不是太高,可畢竟還是有的。試想想,一個有審美水準的人怎麼會讓老大的照片做桌面呢;還有一個大家普遍的擔心就是害怕以後電腦會罷工,不願開機。老三希望用一架殲十做桌面,愛好軍事人人有之,但像這樣癡迷的只有他一個,所以在民主決策的條件下被輕而易舉地給否決了。其實有時候民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畢竟大家的愛好各有不同。最後還是小六找到大家共同的愛好,高屋建瓴地提出,弄張美女照片,原因很簡單,就是大家都是男的,而且還都很正常。

  方向有了,接著就展開了緊鑼密鼓的工作,最後將目標鎖定在了多人女子組合上,因為人數多,風格不一,可以滿足不同人的審美標準,還有就是可以分得開,不至於打起來。於是經過層層篩選,時代少女組合最後脫穎而出,九人組合,人數完全夠,結果是:我們五個先挑,剩下的全歸老大!

  完成了一項工作,大家都很高興,飽含成就感!

  十一點三十分

 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,宿舍一直都是這麼安靜,除了電腦主機的嗡嗡聲。我點了支煙,煙霧繚繞,煙灰一點點地掉到地板上,不大一片。以前老二和老三總說宿舍空氣不好,地上到處都是煙頭。可今天看著完全不一樣的乾淨的地板,我在想我今天得抽多少支煙才能讓宿舍變得跟以前一樣繚繞,一樣多的煙頭。我做不到,因為他們都不在,時間回不到過去,時間倏忽向前,散了的風景拉不回同一幅畫裏。記得以前一好朋友說,離別是一幅畫,畫裏有你,有我,有他。可時過境遷,畫筆掉在何處,畫紙中那些個風景又都散落在了哪個天涯?

  老大特別愛抽煙,跟著我們幾個也都學會了,談不上喜歡,只是湊個熱鬧,我們幾個倒是一直都很心安理得,不過每一次老大都會說:不要錢啊?答案是肯定的,因為大部分的煙都是老大一個人買的,只是一直都許諾說有錢了要給老大買最好的煙,我希望能夠實現,我想我們都會有錢的。

  記得很久以前,有一次我們把所有的煙盒都拿了出來,放在地上擺多米諾骨牌,當時我們還錄了視頻,記憶中的我們笑得很開心,只有老大可能會有些心酸,因為在他眼中這些都不是煙盒,是錢,最起碼曾經是錢。現在視頻不知道什麼時候給刪了,永遠都找不到了吧,那笑聲也只能屬於記憶了,還有那麼多煙盒,我翻遍了整個宿舍都沒有找到,它們或許也永遠地屬於記憶了,只是老大曾經的錢變不了現了。變成了霧,變成了笑聲,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散落在了什麼地方。我想老大這次肯定會比當時更心酸吧。

  十二點零八分

  都中午了,可早飯還沒有吃,沒有人出去,沒有人回來。看著窗外有些刺眼的光,眼睛有些痛,站在窗臺前,看著上面擺著的老三當初買回來的盆景,還在,雖然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人打理了,有些枯黃,我拿起杯子給它們澆了些水。我不知道它們還能活多久,但希望它們能過完這個冬天,它們從來都不怕冬天的,因為每個冬天它們都走過來了,這次我相信也能。

  這些盆景其實當時是老三買回來在樓下賣的,宿舍這些是剩下的,或者說是不想折騰了。“折騰”一詞估計是很適合老三的,做安利,賣盆景,加入學校類似培養商業頭腦的社團,在淘寶網上訂幾包的琥珀,收新生的軍訓服……

  剛開始都是滿腔熱情,最後都是草草收場,不了了之。

  我不知道老三內心的真實想法,我們甚至沒有過特矯情的對話,我們有的更多的是相互扯皮,相互打鬧。這些的時候也正是最開心的時候,記得最近的一次是老三走的前兩天晚上,因為一個話題(一個貌似朋友的女生給我發的一條短信)我們相互扯皮,我笑的很開心,小六也從新校區回來了,說我今天晚上特興奮,肯定是因為心裏美滋滋的。其實他不知道我真正開心的原因,或許他知道,只是沒說而已。我明白這樣的機會不多了,或許就是最後一次了,我不知道等我們再見面的時候會不會還有這樣的激情與閒心。現在看著空空的床鋪,上面乾乾淨淨的,乾淨地讓人莫名地失落,唯一留下的也只有床頭牆上貼的作息計畫了,儘管他一次也沒有執行過。

  老三最後一次的折騰就是迷上了驢友們的生活,在圖書館借了本關於一個小姑娘環遊中國的書,又在淘寶網上花了幾百塊錢買了睡袋、帳篷之類的,我想如果他不是那麼懂事,不是那麼有所牽掛的話,這或許就是他的夢想。就像很多人說過的,我們一無所有,除了夢想和年輕。可他們沒有說過,年輕的夢想是最容易沉沒的,年輕的我們也給不起別人承諾。這是老三的無奈,也是我們所有人的無奈,慶倖的是老三終於還是決定做個好孩子,好孩子會讓親人、愛人、朋友牽掛,但好孩子會學著自己長大,努力給親人、愛人打造一個溫暖的家,給朋友證明屬於自己的一個天下。

  十三點零一分

  宿舍還是只有我一個人。

  老大走了,去郊區的一個工廠實習去了,工廠條件不知道怎麼樣,也沒有去看過,可能不好不壞吧。走的前一天晚上,老大請我們出去吃飯,吃飯前老大囑咐我們等會點菜的時候別使勁點,都給悠著點,多點青菜、土豆絲什麼的,素的好,有益健康。我們就說,

  ——那等會點菜的時候我們給你省十塊錢,等會回來你最起碼得給我們五塊。

  ——那直接我給你們一人發十塊錢,各人去學校餐廳吃得了。

  ——想得美,最後一次機會了能輕易地放過嗎!

  老大又囑咐說,都要離別了,別等會都沒心沒肺地使勁只顧著吃肉喝酒,該哭的就哭,該煽情的就煽情。

  吃飯的時候我們還是沒有按照老大的囑咐行事,因為這是我們的一貫風格。我們就使勁吃,菜吃完了,就拿筷子敲桌子。

  等到喝差不多的時候,老大就一個勁地說,說什麼不記得了,反正都是些煽情的話,畢竟老大也曾經自詡“詩人”,其實老大不是煽情的人,和老三一樣,我們在一起最多的就是天南海北的胡扯,我們三個在一起炸金花,都是一毛一毛的硬幣,玩的時候為一毛錢斤斤計較,互不相讓,等結束了,硬幣掉的到處都是,也沒人去撿了!當然還是很感謝老二,竟然用相機把其中的一次給錄了下來……

  老三走了,去洛陽當兵去了,是他一直都很崇拜的中國二炮。

  我不知道當初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他想到了中途去當兵,也不知道他是怎樣做下這個決定的,總之,軍裝已經穿上,軍列也已經發出,老三現在是一個兵。

  走的那天我們一起去送他,老大、小六也回來了,老二雖然在外面上課也一直牽掛著,給老三打電話、發短信。還有新來的大陽也來了,隔壁宿舍的小朱還有幾個玩得不錯的朋友。我們幫他拎著行李包,小六背著軍用被,大家一起以新兵家屬的名義去參加河東區為新兵在天津102中學舉辦的歡送會。

  開會的時候我們還在笑領導們講話矯情什麼的,還沒有真正意識到老三是真的要走了,可當老三坐上車向我們揮手的那一刻,我們知道了,這是真真切切的,隔著窗戶我仿佛看到老三眼睛濕潤了,我們也都強忍著不停地揮手。

  雖然老三一直告訴我們,不會走太久的,因為學還沒有上完,到時候還得回來做畢業設計、畢業答辯什麼的,可我明白上天已經為這段日子畫上了一個大大的句號,大到我們根本回不過去。明天會是什麼樣,下一段會是什麼樣,我只有雙手合十祈禱著……

  車開走了,還會開回來嗎?不過就像老三空間上發表的心情一樣:哥坐上了遠行的軍列,消失在夜幕中。希望當陽光再次點亮洛陽上空的時候,迎接老三的又是一片光明。

  十四點三十五分

  終於還是忍不住下去餐廳買了份飯,外面還是冷得要命。樓下賣大餅雞蛋的地方人還是很多,本想買一份的,卻還是放棄了。

  真的很久沒有吃過大餅雞蛋了,只是老三那時候總是買,最近一次吃還是送完老三回來下午兩點多的時候,走到樓下小六給買的,給他錢他說不要,我就說,等你下次回來,請你吃飯。他說,行。

  吃完我就背著書包上自習去了,晚上回來的時候老大和小六已經回去了。

  小六當時走的時候我們沒有在一塊吃飯,我們想小六只是去了新校區,雖然離得也很遠,但總歸還在一個學校。雖然我們總是經常鬧著要出去吃飯什麼的,其實我一直想大家始終不吃這頓飯該多好,吃了飯也就意味著要散了。

  現在也只有老二和我在學校復習準備著考試,雖然有些緊張,但終歸是有事可做,也不至於太過無聊。

  就像老大說過的,跟幾年前我們不知道會來到這一樣,我們也不知道幾年後會以怎樣的方式離開,更不知道今後的路是什麼樣子。也許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感念每一份曾經的相聚相守。

  記得我曾經說過,我們終究還是沒有長大,還是會為花落花開悲喜,為聚散離合流淚,這或許就是成長的代價。

  走吧,走吧,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

  走吧,走吧,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

  電腦上一遍遍放著《愛的代價》……

  願行千裏者,一路順風、各自平安!

  後記:

  “老大,放心吧,相信你的群眾基礎是最堅固的,不管你在外多長時間,你永遠都是老大,當然希望你在外面也能混上個老大當當,告訴他們,你這個老大從來都不是浪得虛名的!”

  “老三,好男兒志在四方,記得聽媽媽的話,既然選擇投筆從戎,那就好好混,要知道中國的戰略導彈那也不是蓋的,絕對指哪打哪,從來都不帶含糊的,希望你有一天也能“悄不吉兒”地混個將軍回來,期待你的好消息!”

  “老四,人生就是一場盛大的dota戰,憑藉你的智慧以及努力,告訴他們dota不只是個遊戲,更重要的是一種態度,一種勇者無敵,所向披靡的態度!”

  “小六,北京人兒嘛,一直都挺讓人值得驕傲的,雖然咱不是皇族後裔什麼的,可咱祖祖輩輩也是喝京城水、吃京城飯的,呼吸的那也是皇上頭上的那片天的空氣,絕對的,走到哪都是剛剛的,加油!”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