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網路情感故事:網想

蕭然坐在電腦前,又開始發呆了。她也不知道從哪天起就對著電腦發呆了,呆呆地,呆呆地望著冰冷的螢幕……

  曾最熱衷的斯諾克檯球,已沒了初始的誘惑;那麼喜歡玩的飛行棋,也不知在哪一天已經被冷落;其他的那些什麼大型的網遊,在一開始就不喜歡,就更不值得一提了。每天打開電腦習慣性的登QQ,習慣性的滑動滑鼠,看看都有誰線上;看著那一個個亮著的、暗著的頭像,想找個人聊天,卻不知道說什麼;於是習慣性的打開QQ空間,偷偷菜,看看哪個好友又更新了日誌,添加了說說,做完這一切,剩下的就是發呆了。

  楓的頭像依然亮著,從她加楓好友的那天起,楓的頭像就沒有暗過,楓說:“我線上,不喜歡隱身,我不想讓想看到我的人,心裏空落,這種感覺我深有體會。所以只要你線上,我就會一直亮著,即便是掛機,我也要讓你看到我的存在。就算是不說一句話,我也要這樣默默的伴著你……”

  認識楓是在半年多前,一個叫天天遊戲的網站。蕭然清楚的記著,第一次和楓聊天,自己竟然被楓罵了個淋漓盡致,而自己當時居然毫無還口之力。就連敲擊鍵盤的力氣都沒了,只有盯著楓發過來的那些可惡的字眼發抖。可是事情後來的轉變,卻是蕭然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,這個痛罵自己的男人,卻那樣不能自拔的愛上了她,愛之深切,恐怕在這個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。她更沒有想到的是,自己後來竟然傷了楓,受傷的楓守著那句“就算是不說一句話,我也要這樣默默的伴著你”的承諾,孤單的、寂寞的停留在了網路裏。每次看到楓沉默著,不在閃動的亮著的頭像,蕭然的心就像是被刺了一樣的疼痛,伴著深深刺痛的還有對楓的愧疚,對楓的愛……

  記得那天和楓最後的聊天,當時楓的情緒很不穩:時而霸道暴烈,時而輕啜低泣。當時蕭然並沒有多想,只是覺得楓很可憐,楓愛上她本就是個錯誤,自己卻無法阻止,儘管蕭然採取了很多方式想讓楓知難而退,可是楓太執著,執著到她無力回避,而自己又無法對楓的熱情做出回應,故而一任楓在自己面前無所顧忌的放任。蕭然深知陷下去的危險,然而當一切註定來臨的時候,人的確很無奈,對楓的熱情,蕭然就感覺很無奈,縱然心中暗潮湧動。楓這樣多情豪氣,難以駕馭的男人對自己這樣死心塌地,蕭然豈能毫不心動,可是自己的身份,又不容許她有所奢望。蕭然是個有家庭的女人,儘管那個家庭讓她疲憊不堪,老公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軌,可是自己卻不能像他那樣肆意妄為,只要那一紙協約仍在,自己依然還是一個妻子,是個妻子就不能越雷池半步,她在心裏嚴格地約束著自己,蕭然一直以來這樣想,也這樣做著。所以面對楓的熱情,她只有把那份心動深深的藏著。面對楓因愛而無法共鳴時憤怒的言辭,她也只有無言的沉默,也許這樣楓會好過些,那就讓他發洩一下吧!面對楓溫柔痛苦的表白,蕭然卻只能違心的不讓他說,一任淚水肆意流淌。

  再經歷了幾個月後的痛苦煎熬,情感折磨後,楓終於累了,於是累了的楓沉默了。

  蕭然依稀記得把楓帶入網路論壇那天的情景,那天晚上自己在論壇看笑話。楓當時發來資訊邀請玩飛行棋,飛行棋這個遊戲在天天網站裏玩的人不多,每天房間也就那麼十來個人,所以每個人的遊戲玩伴並不多。楓是這個遊戲的忠實愛好者,楓來邀請她,肯定是沒人一起玩了,可是當時自己正看笑話入迷呢,無心去飛,就婉言的拒絕了。沒想到楓居然問她:你是不是因為那天我罵了你而記恨著呢,所以不玩啊?蕭然當時心情挺好的,心想:這個人真有意思,罵人的是他,遭到拒絕,居然問的還這麼毫不客氣,一個什麼人啊?可是自己今天心情確實不錯,這樣的心情很難得,總不能因這個人給破壞了吧!想到這裏,蕭然敲擊道:不是的,我哪有那麼小氣啊,再說那天的誤會都解釋清楚了,我沒那個必要吧?你想多了,我真的不想玩,我在看笑話呢!蕭然把論壇的網址給楓複製了過去,她繼續沉醉在了那一個個讓人捧腹的幽默裏了。

  過了很久,楓發來了資訊:“你給的笑話太逗了,我太喜歡了,我還在這裏看到了你的微薄,你文筆真好,寫的很感人,那是生活中真實的你嗎?”

  蕭然當時已經翻過了笑話頁面,正在讀論壇的幾幅帖子,看到楓的資訊,就回了一句:“嗯,是吧,我亂寫的,你見笑了。”“不是,是真的,真的很感人,還有這個論壇也挺好的,我也想加入,你看行嗎?”楓繼續發來資訊。蕭然有些不耐煩了,心想:這個人肯定是無聊到家了,可轉念又一想:他來好啊,我正趕著‘提升’呢,多拉一個人,可以加速提升的速度啊!想到此,蕭然敲到:“可以啊,這個論壇是大眾的啊,誰都可以加入,你註冊個號,就可以上來啊!”

  “可是我不會啊,我想你教我可以嗎?”

  “這個,可以啊,你先註冊了,完了我給你弄一個新手指南,你按照那個步驟來就行了,很簡單的。”

  蕭然心想,上一秒還想著‘提升’讓他加入呢,怎麼這一刻就真的很想幫他了,居然一點也不記恨他那天尖酸刻薄的罵過自己。唉!也許這就是善惡之別吧,善良者的心裏是沒有仇恨的,就算是想記恨,可是善良的都記不起來,呵呵……,蕭然被自己的想法弄的不自禁的笑出了聲。哦,原來我是如此的善良啊!的確,蕭然是善良的。

  片刻之後,楓告訴自己說他註冊好了。蕭然告訴楓說:“今天太晚了,我的寶寶在等我給他講故事呢,你先玩兒著,熟悉一下,明天一早我就給你把新手指南搞出來,你看行嗎?”“哦,好的,我自己轉轉,你忙就不打擾了,真的謝謝你領我到這裏,斷網後整天除了遊戲,就沒什麼可以讓人舒緩一下心情了,這個論壇真的很好,我真的謝謝你。”看的出楓的話是發自內心的。這位真有意思,罵人的時候,簡直暴烈霸道的如同一只野獸;而此時此刻的言語給人的感覺就像個孩子,估計年齡也不大,蕭然想著笑到:“沒什麼啊,你能喜歡就好,我也是一天無聊在這裏瞎混,你不用這麼客氣,那我就先下了,再見。”

  “嗯,再見。”

  就這樣楓被她帶進了論壇,就這樣和楓成了好友。楓——就像一陣風一樣捲入了她的網路世界裏。

  後來新疆終於全面積的開網了,楓的名字也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了她的QQ頁面裏。

  他們無話不談,他們一起遊戲。楓最喜歡玩‘鬥地主’,可是她不喜歡,楓就伴著她一起玩兒‘斯諾克’,儘管楓對斯諾克一竅不通,可是卻樂此不疲的陪著她;他們一起在飛行棋的世界裏翱翔,享受著遊戲帶來的樂趣。漸漸的她感覺到了楓的感情在向她蔓延,為此她感到隱隱的不安。

  在她感覺不安時,蕭然試圖讓楓從她的視線裏,以及世界裏消失,她把楓拉入了黑名單。而且在添加好友的資訊裏設置了答案。可是也不知楓用什麼途徑,還是找到了她,楓說:“我不知自己怎麼了,你要拉黑我,我盡力的尋找答案,可是我想不通,請你告訴我,讓我死也死個明白。”面對楓的執著,蕭然有些難以啟齒,是啊,她總不能說因為你喜歡我,所以我拉黑了你吧!可是什麼都不說,讓楓繼續這樣下去,自己于心何忍啊?

  “楓,告訴我,為什麼非要找到我?”蕭然明知故問的敲打著鍵盤。儘管她明知道楓的回答,絕不會讓她意外。可是不這樣,她如何能讓他死心?不會越陷越深,不會受傷害。可是……

  “我喜歡你啊,我早說了啊,在這裏我看不到你,我就不開心啊!”

  “那你告訴我,你的喜歡到什麼程度?說實話。”蕭然的心糾結著,她知道接下來的談話對楓是殘忍的。卻不知自己的淚水早已不知在何時滴落鍵盤。

  “我喜歡你,不知道到什麼程度,我只知道,看不到你我會很急,很燥,心情不好;一看到你,我就高興,反正我就是喜歡看到你,喜歡你亮著的頭像。”楓的話再明白不過了,蕭然似乎透過螢幕,看到了楓那一臉的迷茫與眷戀。

  “這就對了,我之所以要拉黑你,也是因為如此,我不想你這樣繼續下去,這樣下去的結果我想你應該知道。我是個有家的女人,別的我也就不多說了,我相信你能明白的。”蕭然對自己的話很滿意,這樣楓不會太尷尬,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。大家心照不宣。

  “我懂啊,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,我沒有其他意思,我就是想在這裏看到你,每天只要看到你我就心滿意足了,你不開心的時候,我能伴著你,讓你開心,做你最好的網友,就這些了。”楓的回答很簡單,簡單的讓蕭然心痛,可是她又能說什麼呢。“那好吧,希望你記住你說的話,我們是最好的網友。”

  於是楓又回到了她的好友裏。

  可是楓後來的熱情依然超出了她的想像。蕭然記得那次因為一個小車禍住了醫院,一個星期沒上網,就在住院的第三天,她的朋友打來電話說:有個瘋子發了瘋似地在網上找你,還要你的電話呢,沒通過你,我沒給他,你認識嗎?蕭然沒想就知道是楓,和楓在一起這麼久了,楓幾次問過她的電話,她一直沒告訴他,這倒不是她不想告訴他,只是認為沒這個必要,她雖然有楓的電話,可是她從沒打過。現在她突然的從網中消失了,楓當然找不到她了。她甚至可以想到楓此時的焦躁與不安,楓的痛苦無奈。於是蕭然撥通了楓的電話。電話那邊傳來了楓急切的聲音:“然然,你怎麼了?你的朋友說你出車禍了,你要緊嗎?我好擔心你啊!”聽到楓的聲音,蕭然有些哽咽了:“我沒事,謝謝你的掛念,過幾天就好了,只是些皮外傷,胳膊有些臃腫,其他完好無損,你不要擔心了,護士來查房了,我就先掛了。”沒等楓回話,她就掛斷了電話。完了後她給楓發了資訊,叫他別給自己打電話,說有什麼話等上網了在說。楓愛上她了,這一點蕭然幾乎可以肯定。然而……蕭然的心在隱隱作痛。

  一星期後她出院了,在家調養了一陣子,就上班了。因為住院耽擱了一段時間,所以一上班就有一大堆事情等著她,每天忙忙呼呼的,只有在晚上才能閑下來。閑下來的蕭然,便開始認真的考慮和楓之間的事情。在一番思量後,她覺的這樣對楓很不公,不能在讓他繼續下去了,否則他會受傷更深的。

  一上線就看到了楓,看到了楓發來的資訊,還有那一大堆的留言。

  “你好了嗎?身體恢復了嗎?我好想你啊,你知道你已經半個多月沒上線了嗎?你不允許我打電話,我只有在這裏苦等。”

  “嗯,我好了,本來就沒什麼大事,只是單位讓休息,我也就偷偷懶了。你還好吧?”禮貌性的蕭然回答著楓的問話,其實她又何嘗沒想楓呢?只是她不能說,她不能讓楓知道她真實的想法,那個想法在蕭然看來,是不允許的。

  “我還好,就是很想你……”面對楓的直接,蕭然不知如何回答。她不習慣,不習慣老公以外的第二個男人對她說我想你了。她沉默了。

  在理智與情感的片刻鬥爭後,蕭然決定,長痛不如短痛,她忍著心中的揪痛,點擊了語音聊天:“楓,聽我說,我們不能這樣下去了,我不能在讓你這樣了,你這樣我很累,面對你的熱情,我真的不知所措,這樣下去你會受傷的,那樣我會很難過,讓我們之間淡一點,再淡一點……”

  “我不要,我不許你這樣說,我怎麼會受傷呢,你想的太多了,我只要在這裏看到你就足夠了,真的,我不會有太多的非分之想的,如果我這樣讓你累了,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做了?”楓執拗的回答著。

  “楓,感情很傷人,你懂的。我不能看著你一天一天的陷下去而無動於衷,面對你的好,我不能裝作若無其事,可是我真的承受不起,請你原諒……”那一晚他們談了很多,那一晚她聽到了楓心碎的聲音。那晚後,蕭然也找不到自己的心了,她不知是在那晚同楓的一起碎了,還是楓心碎了,她把自己的換給他了,只是那晚的痛是她一輩子也無法忘記的。

  此時此刻楓的頭像依然孤獨的,冷漠的在QQ頁面裏停留,然而蕭然心裏明白,那個頭像再也不會因自己而閃動, 那是一個男人的承諾,那是一個男人的尊嚴。

  一股酸澀的東西湧上心來,蕭然一任淚水淹沒,望著楓的頭像,呆呆地,呆呆地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