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那夜那屋那人

夜很深,很黑,很靜,而且靜得出奇。
  天地間,萬物精靈,都在死打活鬧中,靜伏下來;巨大的天幕一抹而過,所有的顏色,聲音,真假美醜統統被黑色籠罩,似乎進入一個死寂世界。小鳥累了,小樹倦了,小蟲煩了。疲憊的人們都歸到該去的地方,連飄飛一天的塵土也回到底面老家,將息起來!
  我伸伸懶腰,起身輕輕踱到窗前。品一口濃茶,點一支煙,深吸一口。慢慢拉開窗簾,推開窗戶。外面的世界,撲面而來——混雜各種濃淡不均的青草澀味,彌散進來。天邊盡頭,時隱時現的山峰像一群熟睡的駱駝,摟背搭肩,似乎甜美,靜靜匍匐在地。幾顆倦怠的小星,慵懶的發著光,偶爾聽到遠處幾聲狗叫的聲音,蟋蟀們不知疲倦的呼朋引伴,大概是談情說愛吧!
  佇立良久,深吸一口新鮮空氣,此時,什麼都可以想,也什麼都可以不想,便成了一個自由的我,一個真實的我。靈魂深處的重負,得到徹底的解脫。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,名名利利,似乎與我無關。我應該做我該做的事兒,想我該想的事兒。在清淨王國,無憂無慮,無拘無束,何樂而不為?
  我喜歡狹小空間,與清閒有緣。家徒四壁,有奈我何?雖無“往來無白丁,談笑有鴻儒”之氣,但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是我的終生追求!“靖康恥,猶未雪,笑談渴飲匈奴血,”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求索!”曾使我豪情壯志,躊躇滿志;“綠肥紅瘦,”“燕過也,傷心地,似曾相識!”也曾是我低沉徘徊,傷心無限!我為古今人物而哭而笑;為掛念的被掛念的,而訴而說;為逝去的奮鬥的,而歎而賀!在無限遐想中,超越時空,超越人生,陶醉在歡樂的精神中,得到暫時的安寧!
  我生性膽小,孤僻,受遺傳的影響,既沒學會巴結,也沒學會奉承,在現實社會,格格不入,一些原本非常要好的同學,在大學期間,同吃同住同玩,無話不說,隨著官職步步高升,卻故意疏遠。同學大訓:為何不來電話,讓我好找?我無言以對。其實自卑心理急劇膨脹,同事朋友就更別提了。也因此一生不斷吃虧,平凡無奇,默默無為。大官沒當上,小官每當成。我很羡慕,那些有關系的橫衝直撞,欣喜若狂;無關系的勾七搭八,拐彎抹角沾上,洋洋得意。我試著低頭哈腰,低三下四,阿諛奉迎,結果羞愧難當,禮沒送成,倒被訓斥一頓,就這樣思想被禁錮,性格被扭曲,一生喜歡幫助別人,哪怕是一點點的小事,都千方百計。寧肯別人負我,絕不我負別人,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!也因此落下溫和內向,樂善好施之名,但我不能叱吒風雲,呼風喚雨,幫不了別人,也因此無事可做,只有在狹小空間空想!1
  夜更深了,新的一天就要開始,我想:“位卑未敢忘憂國,”走好每一步,無愧於心,無自己的能,讓別人去笑吧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