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那些年,我們住著的老房子

鬥轉星移,日月滄桑。思緒總是可以任人憧憬美好的未來,也同樣使世人無法忘記自己過去人生的很多痕跡,或是悲涼或是幸福。伴隨著斷斷續續的思緒,不自然的使我想起我家住著的老房子。

   2010年3月初,我家正式拆了長達30多年的老房子,正式蓋上新房子。

   可是直到現在我還能依稀記得老房子的一切原貌。畢竟從我出生就一直和父母,爺爺住在這裏。老房子承載著我太多太多童年的快樂。那時,院子裏東面種著黃瓜,韭菜,番茄等蔬菜,到了五月可以在裏面捉螞蚱,逮蝴蝶。中間到正門,是一條石灰路,但是石灰路年久已經四分五裂了,路兩旁種著毛子花五顏六色的,到了春天,甚是鮮豔。西面院子有一排小棚子,是廚房和廁所。我可以在背陰處抓蜈蚣,玩螞蟻。院子正門邊上拴著一只從小養著的狼狗,我叫她烏妮。她從我小學四年級一直活到我上大二,整整十年,是我童年不能不提起的一部分。我很愛養狗,但是自從這只狗死了,我就再也沒有養狗的興趣了。正房的左前前面是自來水,水井。邊上是一顆柿子樹。每到秋天都有黃橙橙的柿子可以吃。但是這棵樹曾經在一年的夏天被雷擊折了。家人還以為它死了,可是誰知道他竟然奇跡般的從根部長出嫩芽,不多久又長成蒼天柿樹了。那時的夏天雨很大,家裏老房子的窗戶是紙窗的,雨太大時會潲雨,把紙窗打壞,那時父母就會用床單堵住窗戶,讓我睡覺。我躺在床上很幸福,也感到很安全。等到第二天雨停了,父親和母親就會用面和成漿糊用白紙糊窗子,不過夏天雨大總是又會打濕、打破窗戶紙,就又要重糊的。直到99年家裏的窗戶改成玻璃的才結束糊窗子的日子。更艱苦的是冬天,冬天比夏天難熬,因為小時候的冬天比現在的冬天要冷,可是我家只有爺爺那間屋子生爐火,我和父母的屋子是沒生過爐火,可是我重來就沒感到冬天冷過。我在大一些,我自己住在西屋。到晚上睡覺要蓋兩床被子,有熱水袋,電褥子,被子上還要壓些衣服。第二天窗戶上會結滿冰花,母親總說那是小妖女畫的畫卷。外屋有個大缸裏面的水都會凍成冰,春天不到是化不了的。寫到這裏我的心裏酸酸的不是滋味,我還可以回憶起很多很多老房子裏的物件,我用針紮成好多洞的桌子、爺爺藏零食的櫃子、貼著我三好生獎狀的大木櫃,對還有02年買的21寸純平彩電(那年為了看韓日世界盃),直到這個月我家買了新電視,它才光榮的下崗了。可是父親捨不得它,把它放在自己屋子裏繼續看,說是下崗再就業。我不想在寫下去了,那時我並不知道家裏物質條件那麼的困難,我只知道我很幸福、快樂。

   本來我家有機會在03年蓋房子的,那年我上高二。雖說家裏的錢沒有富裕,但是要是能從親戚借些錢還是可以蓋上的。那時物價不高,材料不貴。可是到了過節和親朋提起此事,沒人同意啊。都勸說我父母,孩子還上學,到了大學哪里不用錢啊,錢可不能動。就這樣父親猶豫一下還是放棄了蓋新房子的念頭。但是我永遠都記得有一個人同意,那就是我的爺爺,那年老人家84歲。爺爺86歲的時候得了一場大病,在床上躺了一個月,人拖相了,大小便都失禁了。可是閻王不收,爺爺頑強的挺了過來,而且身體健康,竟然又和我們家走了5年的風雨。爺爺說:“華子沒娶上媳婦,又沒蓋新房子我怎麼能死啊”。爺爺年輕是靠打漁為生的。所以我現在經常開玩笑說:“我家老祖先從山東搬過來的時候要是在往西多走70裏多好,那不就到天安門了嗎。50裏也是皇城腳下啊”。可是老祖先就把家安在潮白河西邊,後來是通縣,算是北京。爺爺就是在這河裏捕魚,養活父母,和自己6個孩子的。老人家一輩子不易啊。爺爺沒有錢但是卻給我的父親出過2次錢。一次是我談女朋友,爺爺很是歡喜給了父親2000元錢,說是好讓我娶個媳婦,可是我沒談成。他的心願也沒實現。第二次就是2010年蓋新房子的時候。

   2009年房價物價飛漲。村子裏家家都開始蓋新房子了,我家的鄰居也蓋房動土的很多。父親開始心急房子的事了,可是我這年大學剛剛畢業半年,掙錢很少。家裏那幾萬塊錢夠做什麼的呢。找親朋借了一些也只有2萬,還是難啊。母親是個剛強的女人,說動手就動手的人,勸父親不能再猶豫了。可父親還是徵求了爺爺的意見。那年爺爺已經91歲的高齡了。爺爺毫不猶豫的拿出2千元錢給父親說:“添幾塊瓦錢吧”。可他並不知道那年2千元錢已經不能起太大的作用了。就這樣我家在09年下半年開始準備蓋新房子了。母親為了省錢就到自己開墾的菜園裏挖土,因為買土是要很多錢的。就這樣用家裏的三輪摩的一車一車的拉土。我放假也跟在母親身後幫忙。直到把土在院子推滿像小山一樣的2大堆啊。土是可以自己去拉,可沙子更貴,父親和母親只得早起到潮白河去拉,那是河道,有的是沙子(可是是不允許拉沙的)。於是父親和母親就起早去拉。後來記得我剛哥有沙子,不愁沙子了,給父親用大車拉了9車。全墊在院子裏了,所以我家現在院子透水磚下麵不是土,全是沙子。

   2010年3月我家正式動工蓋房子。當然之前父親和母親研究怎麼蓋,怎麼省錢,怎麼找瓦工,這些都不必細說了。可是面臨的問題是住在哪里,老房子是要拆的。父親母親和爺爺開始就擠在小棚子裏,可是北京3月的天還是很冷的。我那時是住在公司單位的宿舍裏,並不知道他們住在哪,有多艱苦。忙得也很少回家,只是往家裏打錢,但很少。等到很久,在到週末回去的時候,他們不住在小棚子裏。住在前院鄰居人家的幾間破棚子裏。現在想想我真的是很難過很難過的。我在那幾間破棚子裏住過2次,很是艱苦、難受。可是沒有人把爺爺接走住幾天,他就是和我父親和母親擠在那間房子裏。爺爺91歲了,也是在那裏渡過最後的2個月的。可是他依然滿心歡喜的等著住新房子。屋以東為上,父親準備把東大屋留給爺爺的,還打算蓋個吊炕給爺爺的,怕他冷。房子起來時,(沒裝修,也沒玻璃)院子裏全是沙子。我曾扶著爺爺看過新房。爺爺說:“行,挺好。不過臺階太高了我上不去啊”。其實他不知道,是因為臺階還要壘上一層透水磚的,就不高了。爺爺腿腳不好,自認為上不去。果不其然,爺爺在5月11日那天白天去世了,父親那天還讓木匠抓緊在東大屋搶盯屋頂,希望能讓爺爺活著進去,但是爺爺終究還是沒能活著住進新房,這件事至今都是我全家人的遺憾。爺爺去世的骨灰是被我大爺家拿走辦的事,因為大爺當過村長,有外場的人,所以聽說大爺家賺了4萬多。爺爺去世那晚我哭著問父親:“爺爺住在我家,為何不在我家辦事呢?”父親歎了口氣說:“如果有一天,生你養你的人走了,那麼,我們也就不會有遺憾了,因為父母在世的時候,自己已做了該做的。人都沒了還爭什麼呢,你還小以後會懂的”。那一刻我覺得父親很懦弱。我知道家裏窮沒錢,可我咽不下這口氣!我也為此從沒覺得自己是北京人。我掙錢也是想讓我的孩子以後不再是窮人。那時我真的是那麼想的。那一年我才真正知道我的家裏是多麼的窮,我是多麼的自卑和無奈。接下來爺爺去世的第三天,公司讓我做銷售我不同意,我失去了工作。轉戰石景山睡了一個多月地鋪,再後來我來到現在的公司。家裏呢,母親在外打工掙點錢補貼家用,父親則在2010年,一直到11月才自己裝修好家裏。全是自己一個人做的活。我知道他腰間盤突出,身體不好,所以也會回家幫他做一些。就這樣我家終於住上了新房子。這兩年的清明節父親沒有給爺爺燒過紙,都是母親和我去的。正如他所說:“如果有一天,生你養你的人都走了,那麼,我們也就不會有遺憾了,因為父母在世的時候,自己已做了該做的”。他心中無愧,不信鬼神,自然是心靜如水。

   不過話說回來,我並不是只想談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。父親腰間盤突出,嚴重時不能走路。可今年還在當瓦工掙錢。前幾天5月11號,他幹活時摔傷了。那一刻我的心像刀絞一般的疼。因為我覺得父親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。也許很多人會覺得他是一個平庸的人,但是平凡的人也有無窮無盡的精神力量!關鍵看我們有一顆什麼樣的心。父親說:“等他傷好了,還回去做瓦工的”。

   今年5月的今天,我想寫點什麼,祭奠我的爺爺。告訴他老人家:“新房子很大,很亮堂,我也有個懂事漂亮的女朋友。我們會結婚的。您老人家在天之靈保佑我家平平安安的”。我也想再懷念一次我的老房子,在回憶一回那段幸福心酸的往事。另外,在重新思考一下父親的人生觀。平凡的人可以每天做自己平凡的事,可是一樣可以使自己變得高貴!我不在覺得貧窮有什麼不好,因為我現在比以前過得好。我現在很幸福!貧窮是靠自己一點一點去改變的,正如我家的新房子一樣。上天也許為我們安排好了一切,我們要做的就是要每天有一顆心靜如水的心去走好每一步就夠了,不論這一步有多麼的平凡!
返回列表